去看书网 > 修真小说 > 阴阳相师,捉妖除魔 > 第二十二章 哭丧曲
    “不是人?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不是人吗?”

    不仅是秦如海,秦诚,还有奶胖,方琼,夏冰云,他们都不是人?

    文判官浑身一怔,微微扭动头颅朝后面看了一眼,他实在是看不出站在身后,气质绝佳的少年怎么可能不是人?

    但只要是人,只要在青州出现过,生死簿上都会有记录?

    他们没有记录岂不是说明真不是人?

    不是人,那是什么?

    妖?还是魔?又或是怪?

    经城隍大人提醒,文判官也想到了这种可能,可……他还是不敢相信秦诚等人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城隍大人,如他们真不是人,你可有法子查出秦如海信息?”

    世间妖魔鬼怪变化多端,鬼逃不过生死簿上的记录,也逃不过他们阴差法眼,但妖魔怪可不在生死簿之例,而且他们修为强大,幻化成人,生活人间多年,已具备了人类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们看不透,也是不足为怪。

    文判官收起这份心思,转移重心,先想办法拿回城隍令。

    “没法!

    可没有办法就拿不回城隍令了吗?城隍令,我一定要拿回我的城隍令,哦,对了,我有聚阴盒可以跟他交换!

    小文,我最最最听话的小文,你赶紧跟他说说,我愿意拿聚阴盒跟他交换城隍令!”

    城隍大人思索良久,突然,灵光一闪,想到了聚阴盒。

    聚阴盒乃聚集阴气的不二选择,同时还可以念叨咒语进行操控,释放阴气,要是遇到悍匪歹人,哪怕懂得一些小术法的道人,只要释放阴气便能将他们困在里面,生机流失,更严重还会要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这对于阳人来说,必是一件杀人无形防身利器。

    他相信他这个条件足以让秦诚心动。

    “聚阴盒?这玩意我怎么没听说过!”

    文判官眉头轻挑,倒也没有多想,毕竟那可是城隍大人,他手里的法器怎可能让他尽数知晓,接着,文判官走向了秦诚。

    “秦老板,实在抱歉,城隍大人也没能力查出秦如海信息,可城隍令乃城隍大人身份地位乃至护身法器,不知秦老板愿不愿意跟城隍大人做一笔交易?

    他用聚阴盒来交换秦老板手中的城隍令,秦老板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文判官小心翼翼,心底早已慌乱如麻,眉心更是不断窜着黑气。

    要知道眼前这俊美的少年可不是人,万一得知城隍大人无力查出秦如海信息,一时间暴戾横生,将整个城隍庙给毁了呢?

    而且,他更不敢告知秦诚,他等不是人这重大信息。他怕秦诚知道他识破他身份,而大发雷霆,杀鬼灭口。

    秦诚静静的站在原地,面无表情,似乎时间停留在了之前那刻。

    文判官看着秦诚不动声色,神情不泄,也看不出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,更不敢再次述说一遍。

    等了好会儿,任不见动静,文判官心底凉了截,看样子,秦诚是不会答应的,否则,早就做出反应才对。

    “哎,那可是城隍令,岂是聚阴盒能交换的!”

    城隍令本就是城隍大人的法器,现在却不得不拿出聚阴盒来交换,关键的是秦诚还不愿意。

    文判官叹了口气,接着走向了城隍殿。

    “他不愿意拿城隍令与聚阴盒交换,可我这儿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宝贝了呀!哦,对了,我想起来,我还能给他哭丧曲。

    那可是哭丧曲呀!”

    城隍大人肉痛不已,可为了交换城隍令,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哭丧曲?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文判官怔怔的看着雪封的城隍殿,一时间仿佛认识很久的人突然间变了个人,更似乎他从来就不曾了解,没有这么一个朋友,竟生出了强烈的陌生感。

    “给我城隍令,这些都是他的了。”

    城隍殿飞出一抹黑耀落于文判官手心,黑耀神秘,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劝劝!”

    文判官拿着哭丧曲,聚阴盒再次来到了秦诚面前。

    “秦老板,这是城隍大人的所有家当,还望秦老板大人大量,慷慨解囊,将城隍令归还与城隍大人。”

    文判官盯着秦诚,城隍令本就是城隍大人的,现在又拿聚阴盒,哭丧曲交换,他相信秦诚一定会同意。

    “还不够!”

    秦诚神识查看雪封的城隍殿雪封气机,又施展《纸扎匠术》中的契奠术,《纸扎匠术》中的契奠术是一种晦涩的术法。

    通过这种术法,可以寻找到血脉关联的契机,能判断某种神通血脉关联的人所施展,或留下的某种物件是不是血脉关联的人所留下。

    如果城隍殿真是他父母所雪封,《纸扎匠术》中的契奠术施展后,必然有所感应,可……

    秦诚摇了摇头,既不是他父母所为,他也不想去管这些闲事,继而收神,看向了眼前这个忙来忙去的文判官。

    文判官在城隍大人被雪封后还能这么忠于城隍大人实属难得,不过,一码归一码,要想交换城隍令,别说是聚阴盒,哭丧曲,就算他拿出在怎么稀珍的稀宝,秦诚也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还不够?

    秦老板,你知晓聚阴盒与哭丧曲的价值?”

    文判官见秦诚开口,心底也少了分恐惧,冒着胆子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堂堂城隍司第二把手,都不知道聚阴盒与哭丧曲的作用与价值,秦诚一个非人非鬼,他真的知晓吗?

    文判官着实好奇,倒也识趣,及时补充道:“秦老板不妨开金口,看看城隍大人是否能满足?”

    秦诚并不知道聚阴盒与哭丧曲价值与用途,但这不影响他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一个道歉,给我兄弟奶胖一个真挚的道歉!”

    秦诚一字一句,认真而严肃道。

    他说过,城隍大人要想要回城隍令,就必须的道歉,否则,一切免谈。

    “道歉?”

    文判官愣了,他原以为秦诚会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,原来只是道歉,突然,他又想起了那可是要城隍大人道歉。

    城隍大人身为公职人员,给非人非鬼的秦诚道歉,那岂不是辱没冥界吗?

    突然,他又想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不也是公职人员吗?那他之前的行为岂不是有损冥界威望?

    “哎,不管了,还是让城隍大人定夺吧!”

    文判官纠结的头疼,接着将原话转给了城隍大人。

    “道歉,好呀好呀,我这就是给秦老板道歉,我对不起秦老板,我对不起秦老板兄弟,我对不起秦老板兄弟的那株兰花。”

    城隍大人朗声道歉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,是道歉吗?”

    秦诚声音冷了几分,很快,里面便传来了哭腔声:“我城隍大人对不起秦老板,我该死,我城隍大人对不起秦老板兄弟,我有眼无珠,我千不该万不该想着那株兰花,我再也不贪恋美貌了,还望秦老板及秦老板兄弟大人大量,饶我这次,还给我城隍令。”

    “拿去吧!”

    秦诚一把丢过城隍令,接过聚阴盒,哭丧曲,转身离开城隍庙。

    这城隍令本就是城隍大人之物,对他有用,但形如鸡肋,丢之可惜,食之无味,现如今,城隍大人又以聚阴盒,哭丧曲交换,更道歉,他也没有必要继续留着城隍令。

    就在秦诚转身离开的刹那,城隍殿上空万千飞舞的雪花突然出现了一片黑色雪花,待他彻底走出城隍庙时,雪封了二十年的城隍殿轰隆一声,产生了巨大的雪崩。

    雪封破解,城隍殿也渐渐的显化了出来。

http://www.988yx.com/22_22948/10211932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988yx.com
去看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988yx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