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书网 > 修真小说 > 喽啰传 > 第十章 天外来客(二)
    励仲卿被光芒吸走后情况如何暂且不说。

    先来讲一下道观里的荆微婧,她突破重围后,汇合两个丫鬟,打倒了守护瑞兽,还开启了第二处机关。那时,道观男院已被闹得乱七八糟。道士们的喊杀声,众妖的鬼哭狼嚎,各处瑞兽的哀鸣,兵刃相交的碰撞声,建筑物的倒塌声,各式其声混杂一处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一个接一个的烟火在道观后门冲天而起,一连十个,在夜空中爆发,散出惹人瞩目的光。

    “主人你看!”小纤指着烟火对荆微婧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走,我随后就到。”荆微婧长鞭一扬,包围圈中的两三个道士就应声倒下,小纤、阿娣二话不说立即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巡逻道士怎么比得上火貔貅和鎏金兽,完全不是荆微婧的对手,她早已收起长鞭上的灵力,只用物理攻击应付就绰绰有余。那些被她长鞭击中的道士,有些倒在地上不停挣扎,嘴里叫喊着:“痒啊,痒吖,痒死了。”有些脸色苍白,捂着伤口退到一边,不再上前厮杀。

    为首的道士说道:“师兄弟小心,女妖长鞭上有刺,刺上有毒。”道士早已倒下六七个,退下七八个,这位道兄要是真有先见之明,理应提早通知。

    古语有云:孤阴不长,独阳不生。

    别以为一众夜袭妖怪凶悍,道士们拿他们没辙,不过是巡逻道士太弱,金翅道人的计谋又有点毒辣而已。

    实际上,烟火冲天之时,被蜘蛛丝封锁门窗的宿舍内,一位名为翟宜嶅的道士已经醒了过来。不管是蜘蛛丝隔音系统太好,或者是后来的吵闹声太大,救星终于醒来。

    寒光一闪,宿舍的门整扇被砍掉。翟宜嶅手提长剑走了出来,看他什么模样:剑眉星目,身材高瘦,一张长脸像匹马,两颗兔牙极诙谐;头挽道士髻,身披修道袍。头发眉毛黑白间,目光如炬锐气凌。浓浓的杀气加上凌厉的目光,让他造型上的那点滑稽荡然无存。换作平时,看到黑白相间的他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斑马。

    此刻,大敌当前,闲话懒提。

    翟宜嶅闭上双眼,运气调息,灵力走遍身上各处大穴,使出灵霄观的绝技——缥缈灵犀。他正在打开全身的感官,感应身边发生的一切,用另一种视觉查看道观之内的种种。宿舍封锁,山路被堵,许多同门摊倒在地,一个为数不到四十的妖怪团队在道观之内肆虐。翟宜嶅的心中怒不可遏,他强行压抑着怒火,继续仔细地看着。发现一处宿舍被冰封,一个又大又圆的东西,“铁球”般破门而出,冰块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“铁球”冲出来后,慢慢地泄气,变作一个高大的肥胖道士。翟宜嶅一见到他,心情舒展,如释重负。他立刻收起灵力,往肥道士的宿舍赶过去。

    肥道士唤作铁云,看他怎生打扮:慈眉善目,圆口圆脸,唇粗似腊肠,耳大像蒲扇;披头散发似鬼魅,一身洁白像囚徒。看似腰粗臀大略显笨拙,实则一身正气大巧若拙。

    铁云不急着了解道观发生了什么情况,第一时间回到宿舍里面,把师弟们叫醒,实在叫不醒的抱也抱出宿舍,实实在在的一位好哥哥。

    翟宜嶅赶到,与铁云汇合一处,一肥一瘦两个道士站在一起,有种难以述说的反差萌。

    铁云望着冻得瑟瑟发抖的师弟们都转移到室外,这才放下了心,要是留在冰封的宿舍内早晚要冻死的。他问翟宜嶅道:“观中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翟宜嶅望着衣冠不整的师兄,不禁想起平日里他严肃认真的模样,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铁云问:“笑啥?”

    翟宜嶅强忍心中的笑意,一本正经地说:“被妖邪侵袭。”

    “何方妖孽?如斯胆大!”

    铁云听到师弟所述,两眉一扬,虎目圆睁,真个是无名火起三千丈,他说:“待俺拿它!”

    翟宜嶅急匆匆拦着铁云,嘴里叫喊道:“师兄莫急,待某细说从头。”好不容易稳住了铁云。

    翟宜嶅说:“孽畜不多,可卑劣狡诈之极,师兄万万不可轻敌。”

    铁云长袖一挥,气得灵台火燎、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端详着师兄披头散发,一身白衣犹如囚徒,那副来不及梳妆打扮的狼狈样子,翟宜嶅的心中难以正经起来,笑意又涌到脸上。

    瞄着没正没经的师弟,铁云说道:“说!”

    “那些个妖怪,分作几路,由四面八方围攻进来。数目不多,不过三十来只,其中一路是金翅道人,带着十来个妖孽捣乱。这乌鸦精年岁最长,名气最大,依某看来像似参谋。”

    铁云默默地听着师弟叙述,翟宜嶅接着说道:“另外一些孽畜,由一头使三尖两刃刀的野猪精带领,已打开乾坤八卦......”话说到此,铁云脸色一沉,情不自禁地说:“劫狱?”

    “师兄明鉴,与某家不谋而合。”

    铁云本来就是一个性烈如火的人,得知乾坤八卦被打开,那里还冷静得下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乾坤八卦封锁着镇妖地牢的入口,地牢困着上千头妖孽,其中武艺精熟,法术高强的妖怪不知凡几,一旦逃脱,可是要出天大的大事情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!师兄莫急呀!”

    铁云说:“气煞俺也。”

    翟宜嶅说道:“除了要注意凶狠的野猪精以外,灵感山庄的庄主荆微婧、‘紫面金眼狮’西门龙也在其中,还有一帮小妖在炼丹室,一个乱跑乱撞的坎精。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像这般情势,俺怎能坐视不管,要是跑掉一个畜生祸害人间,那可是天大的罪业!”铁云说:“俺先拿花精!”

    “师兄所言有理,此去务必谨慎行事!姓荆这花精试图以一己之力吸引巡逻师兄弟的注意,是个厉害的角,师兄莫要急躁误事!”

    “宜嶅,照看好众师弟!俺去去就来!”铁云抛下一句话,只身擒妖去了。

    按照翟宜嶅的思路,还有很多长篇大论的废话要说,一个不留神被师兄“溜掉”。

    翟宜嶅说:“岳海,你照顾好师兄弟,某去去就来!”说完也撇下众人,自个上阵擒妖去了。

    岳海不过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,偷偷藏一些零食,照顾一下小师弟的肚皮没什么,如今大敌当前,需要照顾一整个宿舍的师弟实在有点为难。哀叹无益,闲话莫表。

    再说荆微婧被数十名巡逻道士围困,手上长鞭收在腰间,静看道士们自己人打着自己人。什么回事?

    “师弟,师弟,醒醒!”

    “偶的四肢不受控制,师兄小心!”

    “师兄莫要追打咱家,咱家没有得罪师兄喔!”

    铁云赶到,瞧着自伤残杀的一众师兄弟,心中怒火更为灼热。他静下心来,双眼一闭,灵力走遍全身各处大穴。

    未几,他看见空气中飘荡着粉红色的发光粉尘,那是荆微婧的迷惑花粉,要是修为不足,即便使出“缥缈灵犀”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铁云一咬牙,自言自语道:“花精好生歹毒,竟使这般迷惑人心的伎俩害俺师兄弟自伤残杀。不杀妖孽,枉为人矣。”他刚拾起地上一条铁棍,荆微婧的长鞭已经逼近面前。

    铁云催动灵力,铁棍一抖,长鞭似被磁石吸引,自动自觉缠着铁棍绕了几圈。

    荆微婧见状眉头一皱,使劲一扯长鞭,发现扯不动。她右手一松,长鞭脱手,左手一指,铁云身边一个被花粉迷惑的道人,举起手中长剑便往铁云刺去。

    这花精确实歹毒。刚才,铁云躬身捡棍之时,她乘机偷袭,已然让铁云内息絮乱,灵力乱行。幸亏铁云手快,不然长鞭直接命中,那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铁云本以为花精会与自己硬拼一下,没想到她立即松手,暗中施狠,要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。

    眼瞅长剑逼近自己,铁云聚精会神,勉强控制着体内的能量,驱动灵力,深吸了一口气。肚子瞬间膨胀起来像个大气球,正好迎着逼近的剑尖,“铮”的一声长剑震断。灵力混合吸入的气体,呼的一下吹出,一股劲风将那些肉眼看不到的迷惑花粉吹到九霄云外,一众自伤残杀的道士很快就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荆微婧的笑声无疑是显得有点狡猾,嗯?!还是相当迷人的。她说:“小哥哥,好样的!”她边说边伸出右手,摊开手掌,纤细修长的手指也是极度诱惑,缠在铁棍上的蔷薇金丝鞭响应着她手上的动作,变作金色的粉末朝着主人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妖孽!害我同门,纳命来!”

    铁云提起长棍,追着金色粉末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众道一个个呆若木鸡,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铁云一座肉山狂奔起来确实有点喜感,跑到荆微婧面前,他两眉倒竖,虎目圆睁,大喝一声,说道:“女妖领死!”铁棍应声突进,往前捅去。荆微婧不等铁棍近身,右手快速地在敌人面前一抹,一些金色粉末随着她手上的动作,画出一道闪亮的曲线,铁棍直接戳穿荆微婧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花精如斯狡猾,又想使障眼法啦,这回俺不会着你的道!”

    铁云怒气冲冲,举起铁棍由上而下将“荆微婧”劈成两半,很快“荆微婧”的身体像水一样又融为一体,恢复了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铁云掏出酒葫芦,喝上一大口,朝幻象直喷过去。

    幻觉消除。

    真正的荆微婧已经逃到远处,还朝着铁云这边挥手道别,隐约听到她说:“小哥哥,下回见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幻影逃生”的法子,是荆微婧的看家本领之一,除了逃生之外,实战交手上也可以使用,非常厉害。此时,她不过是想扰乱敌人,要是真的跟铁云打起来,谁胜谁负,一时半会难以说清。

    铁云深知穷寇莫追的道理,也顾不得那女妖还有什么动作。他一边指挥协助师弟们照顾伤员,一边扯下自己的衣服包扎伤口。之前他虽然以真气震断了长剑,毕竟他是血肉之躯,长剑刺入,终究受了点皮外伤。

    云端之上,励仲卿睡得正香甜。很负责地说,这绝对符合他的性格,灵霄观中正在厮杀,不管战事如何激烈凄美,他一个局外人无论干什么都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局外人?!嗯。此处更正,道观中发生的一切很不巧地被励仲卿这个“局外人”看到,方式是在梦里,由苏芧潜入道观,直到乾坤八卦被打开,荆微婧幻影逃生,一幕又一幕噩梦般出现在他的梦境里。如此这般,确实难以睡得香甜,或许,躺在云端上的感觉实在太过舒服,他难以在梦中警觉......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励仲卿醒来,朦胧的视野仰望着天上的残月。待其逐渐清晰,他心里由衷地冒出了一句:“月色好美。从来没有这么安静的、近距离的看过夜色。”

    夜,很美,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道观中正邪交锋,厮杀正酣。

    励仲卿是实实在在地在梦里见到那一切,然而他一点都不着急,居然还有心情赏月,确实是一个不讨喜的家伙,此处省略一万字粗言秽语,不解释。

    云海涌动,遮天蔽月。

    道观中激斗的正邪两派谁曾想过,会有一个无关要紧的小家伙躺在高空之中,用一种另类的方式成为这场大战的观众,也许是唯一的观众。

    云层软硬适中的触感非常舒适,晚风徐来也是相当的柔顺。励仲卿彻底醒了过来,双手抱头地躺着。他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已然穿越,也没有为此感到恐惧,反而觉得相当的惬意。

    不久,励仲卿困意袭来,他想要继续做梦,遂换了个姿势,准备蒙头大睡,谁知一转身,感觉整个身体失去重心,等反应过来之时,已经从云层上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恐惧涌现于心,此时励仲卿才在心里想道:“发生什么事情?怎么会这样子?”

    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,照这个速度计算时间,相信过不了多久,励仲卿的人生可以画上一个正式的句号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,“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回事?”,“救我!救救我!”。删除脏话部分,励仲卿大概就说了这些,他也只能说这些。

    除了拼命地叫喊,他的手脚也没有闲着,有时像小鸟般拍动着双手,有时像游泳般活动着四肢,好像是怎么搞笑怎么来,不像是在求生。

    此刻,世间若真有死神或判官,要是看到此情此景的励仲卿,一览此人过去的前尘往事,也许会慷慨地给他一个痛快,直接让他吓死好了,省下落地瞬间的血肉模糊,有碍观瞻。

    大家来猜猜励仲卿将要掉到什么地方。青楼?茅坑?都不是。答案是灵霄观。

    在天空中滑翔了一阵子,尽管动作不那么优雅,山峦上的道观还是映入了励仲卿的眼帘。

    面对着人生最后的一段路,励仲卿心里面应该是五味杂陈、难以形容的。

http://www.988yx.com/20_20337/908103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988yx.com
去看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988yx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