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书网 > 修真小说 > 喽啰传 > 第六章 刀剑之会 (二)
    另一边的金翅道人喝了点酒,用手指着影像说道:“他俩内力深厚,武艺精湛,而且又在伯仲之间,接下来必然是斗得难分难解。”

    熊无惧喝干碗中的酒,一巴掌把身边的一块石头打碎,粉尘被风吹起,弄得在场众人骂声一片。他说:“好!打得好!弄得老子也想跟他们斗上一回”

    金翅道人打开腰间悬挂的一个葫芦,把粉尘通通吸了进去,然后阴冷地说道:“此地与混沌山相距好几千里,你爱说啥都行,要是真让你遇上他们其中一个,没准人家还不屑与你交手。”

    混沌山上的两位越斗越烈,招式也使得越来越快,剑光闪动,刀影乱舞,让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上官思玲说道:“打这么快谁看得清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妹子,你有所不知。”西门龙笑道:“他俩可能发现有人在偷看。”

    金翅道人附和着说:“西门大哥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一直滴酒不沾的花千树惊讶地说道:“不会吧。”

    西门龙似乎笑得更开怀了,他说:“远在千里之外,咱们都能看到他们,有何凭证说他们感觉不到咱们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花千树语塞,只能默默地看着,手心里不知不觉地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金翅道人说:“西门大哥可有察觉那使剑的故意相让。”

    熊无惧抢着说:“你这糟老头子,我信你个鬼,这种事性命攸关,能让的么?”

    在场的其他妖怪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西门龙微笑点头,不作言语。

    柳天慎从一开始就以稳健的风格对阵,宁可错过进攻的机会,也不会因急于求胜而出现什么错漏,绝不给对手有可乘之机,如此一来即便难以取胜,至少可以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种以守为攻的架势让观众们有所误解。

    反观呼延宇的刀法是越耍越狂,开始的时候还有点闪躲防御的动作,到后来就只攻不守,身上多处破绽露了出来,那势头似乎是要跟对手同归于尽。可惜,柳天慎是一个极其严谨的人,生活上的小孩心性对战场上的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。即使,他早已看出这些破绽,也不会轻易的进攻以免落得两败俱伤。如此一来,局面慢慢地变成呼延宇狂攻柳天慎的一面倒局势。

    熊无惧算是个“剑粉”,见状是急得一直跺脚,他喊道:“不是不是,娘娘腔的使劲打呀,怎么会是这样打的,换上我的话,闭上眼都能捅死那厮。”

    屠万刃再次礼貌地提醒,说:“熊先生。”

    熊无惧说:“行行行,老子闭嘴就是。”

    若说到招式技法,柳天慎是胜过呼延宇半招,若论到力气、内功,柳生就稍逊一筹,他深知这一点,故此选择以守为攻的方式来消耗对方。

    两处旁观的妖精鬼怪之中没有几个能看穿柳天慎的用心。

    双方斗到五百招以后,呼延宇意识到再如此下去必然吃亏,他眉头一皱,深呼吸了一口气,身上迅速散发出一丝丝的黑气,四周的植物随之枯萎凋零。这些黑气不是别的,正是压抑在他心中的杀气,依靠他身上的灵力才得以散发出来,短短的十天时间他已经可以做到收放自如。

    只见呼延宇双膝微微一弯,纵身一跃,已经跳到对手的正上方,双手握刀整个身体的姿势如一弯残月,如此大的弹跳力让人无法理解,简直可以让人疯狂。半空中他大喝一声,那柄早已被杀气缠绕的刀便应声而下,此等声势似要将对手活剥生吞一般。

    柳天慎等到对手刀刃靠近便劲透双臂,一把就将他连人带刀地拨开。面对这一下连消带打,呼延宇或许始料未及,他顺势在空中一个跟斗,稳稳当当地落在五六米之外。才刚刚站稳,剑光已经逼近面前,他肩膀一转,眼看剑刃在鼻尖飞过,顺势推出一掌。柳天慎毫不示弱,也是一掌打出,随着一声闷响,两人各退了三四步,激烈碰撞后的内力余波涟漪般往四周快速扩散,将地上的枯枝落叶吹送到风中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局势便回到了起点。

    机灵寨忠义堂上早已摆了几个空坛子,苏瑜原先是用小酒杯来喝的,看到比试的节奏变快,他干脆换了个大碗来喝,不知他总共喝了多少,“戏”未到一半就已趴在酒桌上睡了。

    苏凝、闵嫣被刀光剑影的精彩所吸引也懒得去管夫君,反正说了他也不听。

    屠万韧这边除了熊无惧倒是异常地安静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金翅道人才说:“看来用剑的是想消耗对方稳中求胜。”

    屠万韧问道:“敢问道长,这使刀的是否想诱敌深入伺机绝杀?”

    金翅道人说:“贫道才疏学浅不敢妄言,屠先生还是请教西门大哥较为稳妥。”

    西门龙笑说:“道长谬赞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啊,那使刀的早已破绽百出,干脆一剑捅过去,直接结果了那厮就好。”熊无惧说:“来来去去打这么久,有啥意思。”连他一个粗人也看出呼延宇的错漏来,相信柳天慎对此应该是明明白白,难道他想看看对手还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招数?

    只见呼延宇一步踏出,拦腰一刀朝中路劈了过来。柳天慎施展轻功,一下就跳到他的刀尖之上,居高临下地望着他。使刀的岂是一个容易欺负的人,他俩四目相对,怒火似乎迅速地在呼延宇心中蔓延,他手臂使劲一掌打出,刚猛凌厉的掌风带着高温似乎能把空气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柳天慎一眼就看出这一掌非同小可,身形一闪跳到空中,一个鲤鱼翻身以灵活飘逸的身法躲开那猛烈的攻势,并且在将要落地前凌空一剑刺去。

    呼延宇没有被这种“回马枪”占到便宜。他反应很快地横刀拦住,又是铮的一声,剑尖看似轻巧地点在刀刃上,实际是有千钧之力,狠狠地将他压制着,脚底下的泥土随即迅速开裂,并且感到一股强大无比的真气扑面而来,一时间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柳天慎这招“泰山压顶”不知是否有以彼之道还施展彼之身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峙了一会,呼延宇被无形气浪压得杀气骤升。他驱动内息,使出全身的力气以及内功,意图与对手来个硬碰,大有鱼死网破之势。如此一来他的体温很快就飙升,身上冒出一丝丝的白烟。柳天慎见状即看穿他的心思,只因无心与其硬碰,遂将真气收回一半。

    呼延宇顺势用内功将对手推开,脚尖在地上一点就跳到两三米之外。歇了不到两秒,他双眼瞳孔收缩,顾不得身上白烟缭绕,两臂运劲发疯似地向着对手狂砍而来,简直毫无章法可言。

    幸好柳天慎沉着应对,一招一式挥洒自如,一进一退潇洒飘逸,丝毫没有落下风。

    观战的诸妖无不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机灵寨内的鹤素心更加是开口称赞,说:“这刀法狂而不乱,霸道无匹,实属罕见。”他眼神中的羡慕与震惊混合在一起几乎要挤出泪水来。

    此时,无论柳天慎的剑法如何稳妥,还是被呼延宇的狂刀逼到十米开外,这站位、这阵势,好像又回到刚刚开始的时候。

    没想呼延宇会如此将劣势挽回。

    又斗了片刻,呼延宇似乎察觉到什么不对,眉宇间已然露出了丁点儿不耐烦。于是,他将灵力、内力一起灌输到刀刃之上,风似乎也被他的这一举动所吸引,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钻进刀刃之内,弄得现场尘土飞扬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倏尔,呼延宇的瞳孔和刀刃都变成了血红色,整把刀都散发出黑色的杀气与诡异的红光。他仰天怒吼,一刀挥出,强大的劲力在内力和灵力的驱动下迅速递增,刀刃卷起的气浪汹涌澎湃地朝着柳天慎直扑过去,速度极快,势猛如虎。

    站在远处的柳天慎面不改色依旧冷静应对,他捉紧机会,鼓足内力,提剑一刺。

    两股强劲的能量相撞,让整个混沌山都震动起来,气浪以极快的速度往四面八方散开。

    远在千里之外的两个“观众席”,都被这一下切断了“信号”,两边的影像同时消失,所有的杯盘碗碟顷刻间都被震碎,所有的观众都被吓得目瞪口呆、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金翅道人说:“一刀之威竟可如此,大开眼界,不虚此行啊。”

    西门龙笑说:“道长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在一处不知名的山上,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带着一个小孩子,他们望着云雾缭绕的山峦之间,那里竟然出现了海市蜃楼。亦真亦幻的影像中出现了两个正在比武的汉子,正是混沌山上的情景。小孩对这种现象感到很新奇、很兴奋,不停地问老人这是怎么回事,老人没有回答,他似乎从中看出一些让人担忧的事情。

    刀风剑气可以切断法宝生成的影像,以此谢绝那些不速之客,却改变不了自然现象。老人和小孩并不是主动地窥视这一场比试。然而,人生在世很多事情是不由自主的。

http://www.988yx.com/20_20337/9081026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988yx.com
去看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988yx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