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书网 > 修真小说 > 喽啰传 > 第六章 刀剑之会 (一)
    清晨,人脑筋最清醒的时候,混沌山之巅早已站着一位长发素衣的男人——柳天慎。

    山花依旧清香,草木依旧鲜嫩,鸟兽依旧悠哉游哉。今天的另一个主角到场了——呼延宇。他仍旧穿着粗衣麻布,没有做任何特殊的打扮,衣服没有衣袖,露出两条粗得离谱的手臂,只是这次比试不是单纯靠力气就可占据优势的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双方都没有带武器,那他们该怎么比呢?

    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呼延宇在十天之内,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,身上那股让百花凋零、群兽避让的诡异杀气,似乎收敛起来,从外表望去已经无法看出任何异样。他见到柳天慎时没有说话,两人就那样站着对视了许久,双方都没有着急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他俩开始动手之前,还要说一下几个不速之客。距离混沌山几千里之外的机灵寨中,苏瑜早已派人把鹤素心的夫人燕氏接了过来,在忠义堂上摆开筵席,好酒好菜的铺满一大桌。除了文夫人闵嫣的贴身丫鬟之外,就是苏瑜夫妇三位,素心夫妇两位,总共六位。其他的妖兵妖将一律不得随意靠近忠义堂。

    苏瑜让丫鬟斟酒,自己是酒到杯干,闵嫣好言相劝,他硬是不听,一味地喝啊喝啊。比武尚未开始,他已有两分醉意。闵嫣看看吉时将近,遂拿出一只精致小巧的木盒子,盒子是正方体的像个化妆盒的模样。把它放到茶几上打开,开口处正对着墙,盒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。她嘴里念咒,手中作法。顷刻,一束白色光芒由盒内冲到墙上,柳天慎和呼延宇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。原来,那个时候的人是这样看“直播”的。

    木盒子名曰:百趣盒。乃是闵嫣的嫁妆。除了可以“转播”影像之外,还有许多有趣的功能,这些往后再作介绍。

    暗中留意着混沌山的除了机灵寨之外,还有屠万韧师兄妹、金翅道人、熊无惧、西门龙以及“金刀”独孤淡和“银刀”独孤霜。她俩叫做“灵感双煞”,在比试前一天才到达集合地。他们几个跟其它妖怪有点不一样,具体是什么不一样,一时半会说不清。至于他们观看这场“直播”的方法,跟苏瑜他们用的法宝是大同小异,于此不作太多的描述。

    屠万韧又在发挥他的“咨客”本领,正在为客人倒酒。这边是荒山野岭,没有美味佳肴,酒是用坛子来装,用碗来饮,豪气得很。

    大伙围坐在一块大青石前,影像出现在于青石之上非常清晰,像看电影一般。

    这场比试,无意中添了几位观众,混沌山上的两位局中人未知作何感想?要不要赶紧印制些许门票之类的......

    “瞧、瞧、瞧个鸟呀!”熊无惧端着酒碗嚷嚷道:“你俩倒是动手呀,又不是来看媳妇的,看个屁!打呀!”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大伙的目光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,已然全集中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莽汉。”

    金翅道人说:“西门大哥可看出端倪?”

    西门龙微微一笑,说:“灵力。”

    熊无惧傻里傻气地问:“灵力个啥?给老子说说。”

    西门龙与金翅道人没有理会那个粗人,只是相视一笑,然后碰了碰酒碗,静候好戏开场。

    熊无惧感觉有点自讨没趣,他说:“不就一句话嘛,至于如此宝贝么,故‘用’玄虚。”

    花千树说:“请熊大哥瞧瞧,那一位长发男子身上没有灵力,是一位普通的武林人士。”

    熊无惧此时才恍然大悟,他屁颠屁颠地跑到大青石前仔细地观看,一下子就挡住了大伙的视线。

    金翅道人说:“姓熊的你再不让开,是不是要试一试贫道的‘阴阳错乱指’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灵力还打个拖把,那长发的瘦得跟个竹子似的,老子撞都能撞死他。”熊无惧走到花千树身旁轻声问道:“花老弟呀,悄悄地跟我说,你是如何看出来的。”他的话音虽然很小,但是仍被其它的人听到,三个女孩都忍不住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动了。”

    大青石上的呼延宇双眉倒竖,两眼圆睁,运气调息,瞬间便气走诸穴。他右手成掌往前一推,一股劲风于掌心之中疯狂涌出,地上的花草尘埃立即被卷起。未几,掌风逐渐变得柔和起来,空气中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一把刀的轮廓。

    熊无惧说:“娘娘腔还看什么看,赶紧跑呀,再不跑就来不及呐。”屠万刃礼貌地提醒他说:“熊先生请安静。”

    柳天慎行走江湖已久,由始至终从没被人称呼过“娘娘腔”,要是熊无惧胆敢在他面前如此无礼,不知会发生什么奇妙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到半盏茶的功夫,刀的轮廓越来越清晰、细致,就好像一把真的刀悬浮在空气中。没想到普天之下,竟然有人可以驱动内力固化空气,然后徒手变出一把刀来。神奇!神奇!

    呼延宇收起掌风,握着面前的那柄晶莹剔透的空气刀,动作突然加快,一个转身便摆出架势。刚才他一舞动那把刀的时候,还有拔刀出鞘的声音。不知他是否想以此等方式让对手知难而退呢?

    熊无惧说:“大人打小孩,这场架没得打。”

    金翅道人说:“西门大哥可有高见?”

    西门龙说:“双方均未出手在下不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花千树说:“天下之大,除却家师以外,恐怕再也无人能使出这一手。”他说话时眼睛一直看着上官思玲,似乎想通过眼神表达什么难以开口的心思。

    西门龙笑着说:“只怕连你们的师傅也未必可以。”

    屠万刃脸上虽没异样,可心中已然不悦,打从进了师门以后,师傅在他心中一直犹如神一般的存在,由不得外人说他半句的不是。

    花千树与思玲只是不想得罪这位“德高望重”的前辈,不然可能早已发作。

    金翅道人察觉到气氛的微妙变化,他说:“诸位请听贫道一言。”

    屠万刃说:“道长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金翅道人轻抚着那把长胡子,认真而严肃地说:“我等的身体结构与人不同,少有修炼内力得大成者,修炼到如此出神入化之境的恐怕少之又少,西门大哥直话直说而已,望诸位多多包容。”

    屠万刃客气地说:“没事,没事,道长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在机灵寨忠义堂内,当影像清晰时,正好是呼延宇一掌推出之际,整个徒手变刀的“魔术”他们尽收眼底。众妖不由得心头一震,鹤素心虽然故作镇静,但是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。一来是因为义弟打探消息的能力,二来当然是为呼延宇深厚得不可思议的内力。

    鹤素心举起酒杯说:“贤弟所言非虚,此前乃我多虑,如今给你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甭客气。”

    话说回来,柳天慎面对此等强大得无法形容的对手,不但全无惧色,还露出了笑容。他很久都没有如此笑了,难以想象在这种生死缘于一线之时,还有笑得出来的人。要不是深切地体会到高处不胜寒的感觉,谁也不会在此时这般的笑,这笑比见到师兄那会儿还要真挚、实在。或许因他太久没有遇上一个像样的对手,要不然没有人和事可以让他等上三年之久。

    柳天慎依照呼延宇那样,亦是凭空变出一把兵刃。不过,他用的不是刀,是剑。

    呼延宇虽然从未与对方交手,但是见到他竟然可以像自己那般“凭空变刀”,已经知晓这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对手。见他准备就绪,呼延宇直接举刀冲了过去,

    “哎呦!糟糕咯,这......要闹出人命呐。”熊无惧转过头来不忍直视。其它观看的妖怪都替柳天慎紧张起来,连空气都像被冻结了一般。

    柳天慎却神态自若,不慌不忙地把剑一横,铮的一声,兵刃相交,火花四溅。这金属碰撞之声足可证明双方的内力不相伯仲,并且均已达到凡人难以想象的境界。

    花千树无法压制内心的激动,突然站了起来,嘴里毫不自觉地喊道:“好!”

    站着的时候人的警觉性最高,注意力最容易集中,比坐着、躺着、趴着什么时候都要好。

    花千树望着青石上的刀来剑往越看越是着迷,他打算抛开一切思想包袱,全神贯注地站着看完这一场难得一见的比试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混沌山上的两人已然斗了上百招,由于失去了先手的优势,柳天慎似乎被呼延宇一直压制着,一时半会儿难以扳回局面。

    鹤素心说:“贤弟可看出何等端倪?”

    苏瑜说:“未曾看出。”

    闵嫣说:“你已经喝了不少呐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说话,妇道人家参合什么!”苏瑜说:“大哥请讲。”

    鹤素心偷偷地瞄了一下闵嫣的神色,感觉并无异样后,他说:“那使剑的似乎有意相让。”

    苏瑜说:“我不信,生死相博之事岂能儿戏,换谁也不肯相让。”

    鹤素心说:“请细看。”

    苏瑜嚷嚷道:“苏凝,你对拳脚功夫颇有研究,你来说说,那使剑的到底有没有剑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苏凝说:“苏凝不敢胡言。”

    苏瑜说:“让你说你就说,废话什么!”

    苏凝说:“相公,他们打得太快,我根本看不清。”

    苏瑜本要发作,闵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他便像一只被主人踩到尾巴的小狗那样,嘤嘤地躲到一边,脸上的怒气瞬间就偃旗息鼓了。

http://www.988yx.com/20_20337/9081025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988yx.com
去看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988yx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